首页
 > 专题专栏 > 中国五大佛教名山--奉化雪窦山 > 弥勒道场
雪窦人文盛 名山胜迹多
来源:宁波市奉化区人民政府 发布时间: 2009-05-04 11:35

(一)


    雪窦资圣禅寺,简称雪窦寺,在浙江奉化市西北的雪窦山中,距蒋介石、蒋经国父子故里8公里,是佛教禅宗名刹之一。
    雪窦寺创始于晋,中兴于唐,隆盛于两宋。据《雪窦寺志》和《奉化县志》记载,晋代时就有女尼结庐于山顶的瀑布口,名瀑布院。唐武宗会昌年间徙至今址,改名瀑布观音院。宣宗大中末年毁于兵燹  。昭宗景福元年(892),南岳第五代常通禅师主寺事,得明州刺史黄晟襄助,拨田1300亩赡众,于是大兴土木,广事扩展,奠定了寺院的规模,始成一方丛林,常通也被后世尊为开山第一祖师。北宋淳化三年(992),太宗降旨,升院为寺,赐石刻御书两部,建藏经阁珍藏之。咸平二年(999)年,真宗赐额“雪窦资圣禅寺”,是为名之由来。景佑四年(1037),仁宗赵祯梦游雪窦山,遂号雪窦寺为应梦道场。南宋宁宗时定天下寺院次第,被列为禅宗十刹之一。淳佑年间,理宗赵昀御书“应梦名山”四字,此为雪窦寺的鼎盛时期。元代至元年间,殿宇忽遭回禄,不久重建。明崇祯十六年,又遭兵燹。清顺治年间,经名士万泰、祁彪佳等32人力请于县,即行重建。以后陆续建成大雄宝殿、天王殿、法堂、禅堂、伽蓝殿、钟鼓楼等百余幢。此次建造,历清二百余年而安然无恙。文革期间的1968年秋,寺院被目为“四旧”,尽行拆毁,夷为平地,仅留东厢房数楹。1986年,为落实党的宗教政策,开始重建,方成现今规制。

(二)

    雪窦寺经过20余年的恢复,其规模已经超过了往昔,已形成了一个有古典风格的建筑群落,计有建筑面积20000平方米。建筑分三路。中轴线上,依次是山门、放生池、天王殿、弥勒宝殿、大雄宝殿、藏经阁、观音殿。东路上有玉佛殿、钟楼、药师殿、方丈楼等。西路上有鼓楼、弥陀殿、罗汉堂、延寿堂等。这些建筑中,以藏经楼最高,26.6米,其次是大雄宝殿,26.3米,天王殿11.8米。建筑形式有殿、堂、楼、轩,各具姿态,布局规整,层次清晰,主次分明,错落有致。巍峨的佛殿,  鸱尾高耸,黄色的琉璃瓦映衬碧空,殿内雕梁画栋,佛像金光夺目,满堂生辉。
    大门前额,有蒋介石手书的“四明第一山”的竖匾,门前齐整地排列着七个经幢,每个高约3米,与飞檐翘角的门楼相映,气势恢弘。
    弥勒宝殿前两株汉代的银杏树,一雌一雄。雄胸围5米,干高25米,雌胸围3.25米,高23米。两树盘根错节,枝繁叶茂,浓阴蔽日,见证了雪窦寺1800年左右的兴衰历史。又有两株“将军楠”在法堂前,传为张学良将军所植,昔为幼苗,今已冠盖亭亭,树影婆娑。

(三)

    雪窦寺不但是海内五山十刹之一,而且还是弥勒菩萨的道场,故民国年间有人提议把雪窦山列为佛教五大名山之一。众所周知,五代梁时的名僧契此是奉化人,他形裁腲脮,蹙额皤腹,出语无定,寝卧随处,常以杖荷一布袋,凡供身之具尽贮袋中,人称布袋和尚。他能预示人之吉凶,天之晴雨,每每应验。他又能以浅近的语言,诠释堂奥的佛理,留下了许多偈语。圆寂后,宋仁宗封他为“定应大师”,宋徽宗还以自己的年号命名布袋和尚坐化的岳林寺的殿宇,叫崇宁阁。后世又把他视为弥勒菩萨的化身,称为布袋弥勒,受到人们的崇敬,并塑像于寺院的进门处,供信众参拜。相传他虽出家于岳林寺,但讲经弘法于雪窦寺,往来驻锡于两寺之间,仆仆风尘,不辞劳苦。宋仁宗也因弥勒的感应而梦游雪窦山和雪窦寺。1987年,重修雪窦寺之时,全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建议建造一座其它寺院所没有的弥勒宝殿,以显示寺的特色,已于1991年建成。
    1995年,现任住持怡藏法师,为了扩大教化,弘扬弥勒精神,在雪窦寺开办了弥勒学院,培养僧众,使之学修并行。2005年9月23日经国家宗教局批准,在寺旁开始建造露天弥勒大佛。大佛为锡青铜浇铸,总高56.74米,景区占地52公顷,堪称当今最大的铜质弥勒坐像。工程预计在2008年秋完成。届时大佛和名寺参差相映,为名山添色,替古刹增光。
    雪窦寺既是布袋弥勒菩萨的应迹之地,又和中国佛教史有很深的渊源。五代后周延寿禅师为雪窦寺住持时,曾在寺中著《宗镜录》一百卷,集录佛教各宗教义,抒发己见,旨在以教悟宗,被认为是“宗风宝镜”,在佛教界影响很大。

(四)

    俗语有天下名山僧占多之谓。雪窦寺地处四明山腹地,四周高峰插天,林木蓊郁,修篁如云,双溪绕寺蜿蜒,水碧沙明。寺周又有千丈岩瀑布、妙高台诸胜。山水胜景与巍峨梵宫连成一体,相得益彰,成为一著名的旅游胜地。古往今来,达官显宦,文人学士,前来寻幽探壑者史不绝书。自唐代以来,仅见于史乘记载者,在唐有刘长卿、方干、皮日休、陆龟蒙;在宋有王安石、曾巩;明清则有王阳明、黄宗羲、全祖望等。到了民国年间,蒋氏一家 更和雪窦寺结下了深厚的佛缘。蒋介石母王采玉皈依佛门,常到寺中结缘礼佛,又以住持果如法师为师,聆听教化。蒋自己也几次布施赡僧,修筑道路,又在寺中听讲佛经,参禅净心。1932年还荐举太虚法师任方丈,先后达15年之久。爱国名将张学良也曾在1937年时在雪窦寺旁住了将近一年。雪窦寺不但在国内名闻遐迩,即在海外也享有盛名。南宋绍熙年间,日本僧人道元前来寺中考学,归国后大倡曹洞宗风,此后,日本曹洞宗即尊雪窦寺为祖庭。明永乐年间,日本僧人画家雪舟,游览山水之余,在寺中写生,泼墨丹青,开了雪窦寺中日文化交往的先河。
    建国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雪窦寺对外交往更是频繁。从1980年至1990年的10年间,就有日本、美国、菲列宾、新加坡等国的佛教代表团先后来朝拜观光。1993年又聘美籍华人夏荆山先生为顾问。至于台湾、港澳地区的朝参信众更是常来常往,为雪窦寺的建设捐款献物。可以说,雪窦寺为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团结起了桥梁和纽带的作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