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二:艰难

这次南行之旅,最辛苦的就是前方的弥勒文化大使们,一方面他们要面对旅途的颠簸劳累,另一方面要及时与后方联络,发回文字和照片,此外,他们更肩负了传播弥勒文化的重任。但是,他们心中有弥勒,心怀弥勒精神,同时,弥勒精神感染了他们,支撑他们坚持下来,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

惟祥法师:

由于晕船,“基本上是吃一顿吐一次,但没办法,为了保证营养只能继续吃。”惟祥法师说。至于睡眠,受晕船影响,每天只能睡5、6个小时。尽管如此,惟祥法师依然保持了每天早晨7时打坐的习惯,当他来到7层船舱的一处开放空间时,总会有几位游客过来,跟他学习打坐和禅修。几位女士对惟祥的僧衣很好奇,惟祥向她们解释,僧衣源于中国古代服饰,并向她们展示了很多僧侣们在雪窦寺活动的照片。

沈水波:

身为资深驴友和摄友、业余作家的沈水波肩负起了记录行程的使命,为了完成向后方发回文字和图片的任务,她只能躺在床上用手机编好短信通过国际海事卫星发回国内,一篇文字稿的费用要300多元。如果是图片,她只能在邮轮4层和7层的公共上网处发,由于网络信号的限制,一张图片往往要传两个多小时。“一路行来,沿途遇到的各种困难,可以说都是用弥勒文化的精神来化解的。”沈水波说。

陈海波、王知波:

当邮轮经过南极长城站时,双方提前做好了见面的一切准备,然而由于海面上的风浪过大以至于冲锋舟无法放下,他们最终只能在20海里之外擦肩而过。王知波说:“似乎世上没有一次伟大的壮举是不经过千般磨难才能成功的。”陈海波更是坚定的表示,虽然这次错过了登祖国的科考机构——长城站的机会,但是“我们还有自己的雪龙号呢,三、四月份就会从上海出发。”弥勒登上长城站指日可待。可见,弥勒文化大使们对传播弥勒文化的热情之高亢,对祖国的热爱之深沉。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