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公众参与>>在线访谈
民生大问政:城市该怎么治理?
来源:宁波市奉化区人民政府 发布时间:2018-09-27 点击率: 保护视力色:

  “探索共建共治 提高城市治理能力”。9月25日晚,由区委作风办、区委宣传部主办,区广播电视中心承办的大型问政节目《民生大问政》第一期在区老年大学多功能厅举行。节目通过多个环节,让各界代表面对面地质询被问政单位,以问题倒逼的方式,暴露工作中存在的不足,作出整改承诺,以达到推进政风行风建设,提高政府工作效能的目的。本期民生会客厅整理了《民生大问政》中市民、嘉宾提出的问题,以及相关部门的答复承诺,让我们一起来关注城市治理中的种种问题。

  主持人 袁伟鑫

  被问政单位代表:

  张义波  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党委书记、局长

  方宇平  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高琳   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公共秩序科科长

  黄臻   区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孙丹弘  区公安分局交警大队大队长

  李东雷  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

  康常军  区住建局党委书记、局长

  徐炯   区公建中心党组成员、副主任

  邬水龙  区住建局房管中心物业处长

  褚明生  区规划分局党组书记、局长

  丁琳   区规划分局党组成员

  胡澄宇  区规划分局市政工程科长

  点评嘉宾:

  徐林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

  谢晔   浙江日报宁波分社社长

  刘华安  宁波市委党校公共管理教研部主任

  主持人:关于城区道路开挖问题,群众意见较大,如茗山路一年之内被挖开3次,“拉链路”问题如何解决?

  方宇平:“拉链路”的问题,确实是我们的管理存在较大的短板和不足。一是我区城市规划和建设的历史欠账多,地下管网管线设置杂乱无序,有的地方还出现了断头问题,需要通过后期的改造进行规避。二是道路建设未能与城市两侧的业态布局、项目开发无缝对接,以至于已建道路和新开发项目在设施互通上出现问题,需要后期变更完善。三是对道路挖掘管理管控还不到位,存在较大漏洞。

  徐林:怎样去解决,下一步怎么做?

  方宇平:目前我们已经制定出台了中心城区道路开挖和地下管线管理实施意见,并将严格执行。具体要做好三方面工作:一是加强道路规划,加强源头把控,主要是对新建道路总体规划,将按照先地下后地上的原则,对管线安装同步规划、实施、验收。二是加强平台建设,由我局负责与规划、住建、交警等部门建立统一的工作平台,实行道路开挖联席会议制度,实行联合审批把关,减少重复开挖的情况。三是加强批后监管,跟进现场管理,严格执行新建道路5年内不得开挖,大修道路3年内不得开挖,重点治理未批先挖,少批多挖,无限期拖延工期的问题,减少对市民的影响。

  谢晔:我认为老百姓对乱开挖行为有怨言,是群众工作没做好。有没有做好沟通、解释工作,这方面工作谁来做?

  张义波:这当中肯定存在很多问题,反映出部门间推进各自项目过程中衔接不够,宣传解释工作确实没有做好,接下来我们要通过各种途径告诉市民,让大家来支持我们的工作。

  徐林:像茗山路截污纳管工程,有没有顶层设计?

  方宇平:主要道路的截污纳管由当时的建设部门实施,小区及小区管网的施工由街道实施,这里有工程施工前后的问题。茗山路的开挖其实只有一次,只是遇到燃气管道不确定的问题,这就涉及地下管网数据的问题,过去地下管线所沉积下来的基础资料和现状并不一致,如何合理使用城市治理的数据共享,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主持人:“拉链路”问题牵涉单位众多,有一些新建成的路,比如长汀路,刚建好没有几个月就被挖开了。规划部门是否能在管线布局上增加系统性和前瞻性,降低路面开挖的频率呢?

  褚明生:这条道路严格意义上还未完全竣工,未完全具备通车条件,因为这条道路经过小区、村庄、商业综合体,在方案审查中,肯定存在短板和欠缺的地方,有些细节未考虑到位,对我们也是敲了警钟。以我们的技术力量,在方案的审查中有所欠缺,工作作风、在细节方面到位程度还不够。

  徐林:奉化迫切需要一个城市档案,这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褚明生:区委区政府对这方面工作也很重视,目前我们已经排查地下管网3000多公里,但在排查过程中,管网存在沉降、位移,特别是老城区,确定位置存在一定难度,要早日完善这方面的技术短板。

  市民代表:江口、方桥作为奉化的北大门,出租房安全问题却比较严重。公安部门前期已开展了大量的排摸工作,发现的风险隐患有220多个,高风险隐患点有14个之多,这些高风险隐患何时能消除?

  黄臻:据统计,我区有外来人口18.8万人,外来人口的大量进入,使得出租房安全隐患问题日益突出,主要是房屋安全、消防、治安问题。排查发现,我区有17家工业厂房改建公寓,特别是江口、方桥,我们已向区政府作了专题汇报,8月底进行了联合整治。整治原则有两个,一是禁新整旧;二是分类处置。要整改一批、取缔一批,整改在明年3月完成,取缔在今年12月完成。目前,14个高风险隐患点已经取缔。

  另外,我们推出了旅馆式管理出租房,打算建立143个出租房总台,目前已设47家总台,把全区8万多个出租房全部二维码标注,通过这种方式做到人员信息、安全管理、打击管理“三集中”。

  谢晔:对小区里的出租房如何管理?

  李东雷:我们主要管理群租现象,今年已有12位拒不整改的群租房房东被治安拘留。对于私搭乱建的行为,辖区派出所以发函的形式,告知属地镇(街道)严格管理。

  市民代表:地下车库空置、地上车位拥挤不堪这种现象见怪不怪,难道没有办法消除吗?

  邬水龙:这种情况主要有3个原因造成,一是车辆大幅增加;二规划相对滞后;三是居民不良的停车习惯。所以我们倡导有偿停车,来引导居民停到地下车位去。

  主持人:地下车位价格高,居民买不起车位,这方面有没有价格管控。

  康常军:老房子的地下车位价格一般控制在10万元以内,安置小区地下车位的价格要低一些。我们也调研过这个问题,主要是督促物业企业加强管理,其次安置房小区地下车位空置多,所以在出卖时将做到一次性归置,来解决这一问题。

  市民代表:老小区停车难已经没办法了,但新小区同样存在这个问题。比如东郡尚都,1800多住户2000辆车,只设置了800个车位,经常出现汽车与人抢道现象。这是否是规划落后所致?在道路建设、停车场配套建设上,如何来避免规划滞后的问题?

  褚明生:2008年的标准是0.5/100平方米至0.8/100平方米个车位,当时东郡尚都开发商选择了0.7/100平方米个车位,从当时看没有问题,但没有预估到未来的情况。解决办法有几个:汇诚路和金钟路之间有一个三角地带,原本就是配置停车场,所以能解决几百个车位。整合现有新建项目,把周边的停车位进行统筹管理。比如邻里中心,设置了2层地下停车位,夜间会释放不少停车位。长汀路通车后,原有的道路功能要弱化,将适当考虑设置一些路面停车位。

  主持人:西环路农批市场附近的机动车道上,每天早晨停着大量的卖农副产品的车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黄臻:针对这一问题,首先,我们将和市场沟通,增加停车位。其次,路上摆摊肯定违法,我们的管理警力有时到位,有时不到位,下一步要加强管理。

  市民代表:老小区中的马路市场影响市容市貌,但又对城区环境、居民出行产生影响,有什么好办法来妥善处理解决?

  方宇平:这个问题确实长期存在,整治效果不好,和城市精细化管理存在较大差距。首先我们将加强执法,重点管理流动摊贩。其次将分类管理,既要考虑农民销售难的问题,同时要对不良商贩严厉打击。最后要加强与社区、街道的沟通,实现管见成效、治见长效的工作机制。

  市民代表:南山府别墅在销售时宣称在原来基础上可以拓展空间,以吸引市民购置。请问规划部门对此怎么看?如果擅自改变别墅结构,由哪个部门来处理?

  丁琳:这种行为是不允许的,属于变相提高容积率。我们在方案审批时进行过程性的监管,在竣工验收时也将加强监管。之后如出现改变结构的行为,将由综合执法部门管理。

  张义波:这方面我们将加强日常巡查,如有违法行为将立即纠正,必要时依法强制拆除。

  市民代表:今年以来,有几个楼盘开盘时参加摇号的市民比房源多好几倍,但在摇号现场,经常会有中介人员私下卖号,价格为8至13万元一套房号,住建局是否知情,是否监管不力?

  邬水龙:炒卖房号一部分涉及黑中介,一部分涉及“黄牛”。对于黑中介,我们与市场监管部门联合整治,规范其经营行为;对于黄牛炒卖房号,目前我区没有炒卖的空间,认筹变更是行不通的。

  主持人:溪岸家苑小区的地上车库,很多被改建成了住房,用来居住或者经营,致使安全问题隐患重重,如何解决?

  褚明生:这种现象非常普遍,对于改变结构的行为,我们将一对一地查处,对于老小区和历史遗留问题,我们会向区政府汇报,建议联合整治。

  谢晔:近期,“新官不理旧事”列入中纪委严厉整治形式主义的节目单,刚才你们的回答,就明显感觉你们对于历史问题已经无能为力了。

  褚明生:这个情况处理起来也比较难,我们还是坚持综合治理,联合执法效果会好一点,我们将用1个月左右的时间进行全面排查。

  市民代表:长汀路作为主干道,为什么规划的时候还是机非混道,会不会出现几年以后再改造的事?

  褚明生:目前长汀路尚未完工,完工后将进行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分隔。

  市民代表:流浪狗不但严重影响市容,对市民生活也带来了干扰,对此公安部门有何举措。

  李东雷:今年我们接到了128起涉及犬类的警情,去年至今已经办理狗证15000多个。我们将犬类管理中心的业务拓展到各镇(街道),还联合畜牧、卫生卫计、城管等对犬类管理实施综合整治。另外,流浪犬收容中心还在建设中。

  市民代表:一些老小区居民反映,高层自来水水压低,发黄现象严重,影响正常饮用水,如何解决居民用水问题?

  张义波:下雨过后,一些靠小型水库供水的区域可能会出现这种现象,另外就是管网的老化,也会造成这种现象,我们将立即对该小区开展调查。

  市民代表:我区垃圾分类工作已经启动,但垃圾出小区后却倒在了一起,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高琳:主要是垃圾分类刚刚起步,目前中期收运和后端处置存在问题,收运体系和设施建设没有完善,未来我们将以确保全分类来建立完善收运处置体系,加大资源利用化企业的政策扶持。

  市民代表:中山公园新造的仰天阁,仅5个月就被外来白蚁蛀蚀,致使18根柱子报废,是不是该有人来承担监管责任?

  康常军:目前已督促项目业主单位、施工单位更换这18根柱子,同时经过排查,发现不会对生态环境造成影响。因为这个项目在建设收尾过程中,尚未验收,由施工单位免费更换。我们将联系业主单位对施工单位违反合同的情况进行处罚。

  现场观众:锦溪河庆登桥有28根管网管子,影响了泄洪,能否处理?广南商城南边第一幢二楼平台上面全是垃圾和废水,而且长满了青草,如何解决?广南商城建造于1996年,整个商城开设了将近50家店辅,至今商城没有一个消防龙头,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方宇平:我们将要求排水部门加强关注,同时向锦屏街道建议,对这个区域的管道、设置实施全面体检,科学合理改造。对小区垃圾问题,我们建议住建部门将广南商城纳入老旧小区的综合治理。

  邬水龙:针对消防设施问题,我们建议社区、街道、业主和政府部门共同承担。

  主持人的话——在问政环节,被问政单位对相关问题作出了郑重承诺,同时也对短期、中期和长期的问题分别提出了整改措施。希望各被问政单位能自始至终把服务意识放在第一位,把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把工作作风转变放在第一位。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