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老年版

如何保护身边的古树名木

名园易得,古树难求。古树名木作为一个地域、一个城市的历史文化遗产一部分,包含着丰富的历史信息,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如何保护古树名木,留住这一棵棵城市记忆,本期民生会客厅,让我们一起关注身边古树名木的保护。

主持人 袁伟鑫

本期嘉宾:

吴旭东   区自然资源和规划分局林业与海洋科科长

江竺伟    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园林管理处处长

赵惠琴    市民

“我叫达文西” 网友

目前全区有1184棵古树名木

主持人:我区古树名木资源基本情况如何?

吴旭东:古树名木保护之前由区林特总站负责,现这项工作移交给区自然资源和规划分局林业与海洋科。根据早些年的统计,全区共有1202棵古树名木,其中溪口镇的数量最多。由于大多数古树地处偏僻、人烟稀少的山林间,所以一般每隔数年才会全面普查一次。今年我们趁给古树重新挂牌的机会,进行了一次摸底普查,发现最近几年,有18棵古树陆续自然死亡,目前共有1184棵古树名木。在这些古树中,古樟树数量众多,还有香榧、金钱松、银杏等树种,其中比较有名且树龄最长的为雪窦寺的两棵“夫妻银杏”。

江竺伟:2002年,全国开展古树名木普查。根据规定,建成区古树名木的日常养护由园林管理处负责。目前城区范围内共有82棵,其中有两个古树群,一个是枫杨为主的古树公园,另一个是原西圃小学区域以罗汉松为主的古树群,其他零星分布在锦屏、岳林的各个区域。

今年已救助19棵古树且全部成活

主持人:对于古树名木的保护,具体做了哪些工作?

吴旭东:按照相关规定,古树名木的管护主体为所在村(社区)等,林业与海洋科作为主管单位,对古树名木实施应急救助,如出现病虫害、自然衰老或台风等外力伤害后,给各村(社区)救助古树名木进行补助和指导,减轻他们的压力。

今年重新制作的古树牌,使用了不易腐烂的不锈钢材质,上面的信息也比较全面,除了树种,还有树龄、保护等级、编号以及树的冠幅、高度、胸围等信息。这次挂牌放弃了用铁钉固定的方式,而是用弹簧围在树干上,弹簧会根据树木的生长调节。今年到目前,我们已救助19棵古树名木,总救助金额为21.4万元,被救助的古树成功成活。

江竺伟:根据规定,我们主要对城区这些古树名木进行日常巡查,以及修剪枯枝、复壮、清理根部杂物等相关工作。

古树保护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

主持人:对于古树保护,目前还有哪些难点?

吴旭东:救助资金紧张是古树名木保护的一个突出问题,目前每年古树名木救助预算只有8万元,确实不够。像正在实施的雪窦寺银杏的救助马上就要验收,而这项救助工程就需花费13万元。像在今年10月1日台风中倒伏的壶潭村2棵香榧古树,由于大型车辆无法驶入,只能靠人工施救,无疑增加了救助成本,因为救助资金紧张,只能采取简单覆土保护等措施。下一步我们将救助这两棵古树作为重点,尽可能多争取些资金。

江竺伟:除了资金紧张外,古树名木日常养护还有几个问题。一是生长环境的问题。按照规定,古树名木垂直投影范围5米以内不能有任何建筑物、构筑物,但目前很多古树旁存在建筑物、道路等,比如北街村黄家弄有一棵500年的樟树,冠幅有20多米,但周边都是民房,生长环境普遍较差。由于古树和民房太近,枯枝落叶会影响到居民,甚至古树正常生长的枝条影响到居民,我们接到投诉后也只能进行修剪,其实对于古树生长来说,存在一定损害。同时,为了避免树木对财产和人员造成伤害,我们为古树名木投保了意外保险。

目前,无论是相关企事业单位,还是普通市民,对古树名木的保护意识还有待提高。比如长汀云庐位置有一棵树龄300年的古樟,但开发商在建设时没有重视,破坏了它的立地条件,造成了古树萎靡的状况。在经过联系、督促后,该公司投入30万元进行救助,总算保住了古树。这件事也从一个侧面反映,相关职能部门对于古树保护意识不足,没有提前制定建设区域古树的保护方案。

此外,随着城市的发展,古树原本的立地条件也发生了变化。比如本来古树生长在院落里,周围有房屋遮挡,一旦房屋拆迁后,台风就可能对树木造成损害。

“我叫达文西”:古树保护必需全民参与,有时候老的路没了,房子没了,但古树还在,成了我们下一代人研究历史、感受历史的重要载体。

赵惠琴:城市建设遭遇古树保护时,经常会遇到“改路不挪树”的情况,看似两全其美,其实是公共资源的巨大浪费,所以城市在发展规划之初就要进行详细规划,提前想好古树的保护措施,临时抱佛脚不一定有用。

主持人的话——习近平总书记说:“把城市放在大自然中,把绿水青山保留给城市居民……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树木之于城市,不仅仅是几片绿叶,而是乡愁的寄托。保护古树名木,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